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乐

云在天空水在瓶

 
 
 

日志

 
 

三斤:一种源自于本然的热爱  

2016-05-20 12:03:05|  分类: 三斤的诗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种源自于本然的热爱
                                                                                     ——关于《那是一方净土》的写作之我见
                                                                                 sanjinban201605201200


三斤想说:

        2016年5月20日    天气:晴好     阳台上有鸟儿鸣叫的声音

        我写了这些文字,对于云南果果老师的《民间之水》而言,你可能会问:你写的是那本诗集吗?我回答说:是啊!你看哈,四十一首诗歌再加上二十四节气的名称,总共有六十五首诗歌被提名呢!
        你再质疑说:你这是《民间之水》的读后感么?
        我肯定地告诉你说:也不是啊!你看哈,贯穿主线的只是我 的心境,一种对于诗歌虔诚的心境,一种对于民间诗人的敬仰,一种对于我儿时生活的追忆,一种对于滇南,乃至整个农耕文明的崇拜,使我深深地 “陷落” 其中时的忘我。此时,《民间之水》的诗歌们,一拥而上,就如同围住一个久违的亲人般盖过了我。

         当然,我会在收到云南果果老师的赠书信息后,那种喜悦就已经 “ 陷落” 了。我提出要求说,果果老师应该收取成本价的。那边一点儿回应都不给,我第二次“陷落”了,让我最真切地感觉到了,诗人在他的心血里所渗透的价值,谁又能支付得起呢?诗歌,真真切切,是无价的!

        我是十七号收到的《民间之水》,果果老师是十一号寄出的,实际上书是在十五号就已经到我的家门口了,邮差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和我的家人正在外面。我请他第二天再送过来,他同意第二天中午过来。我就将十六号空出来,专门在家候着,就像候着一位从远方来的尊贵客人。可是邮差没有如期而至,(大概是因为我手机的缘故吧?)直到晚上了,我才收到了他发给我的短信,说要我十七号去邮局取。《民间之水》于我,也算得上是千呼万唤始出来。

         手捧佳作,我再次 “陷落” 了,这本集子的诗写,是以一种舒缓的,抒情的方式,一种安静的,沉稳的观照,一种让你无法用激荡的心境去感受的宁静。如果不是有着相同的,对于某种事物达成一致的认知,单单只对文字表面的表述,你是无法去深入,去感知的。往往是说,一朵灵知的火花,需要一个碰撞的点,方能成就你的写作,并不是说,你想写什么就能够写得出来。如果不是那样,硬拼凑出来的东西,行家们一眼就能识破你。

          第三次的“陷落” ,那就是静下心来拜读了。我把诗集同我床头的那些经典们摆放在一起,然后就着床头那盏米黄色光亮的台灯,通宵达旦地,从头至尾地,与诗歌们浸泡在一起。
         读着,读着,我就想写点什么了。念头一起,《民间之水》中一连串精美的句子,从脑海里涌现出来。我不忍心放下手中的诗集。那些来自中国农业古老的传统符号,很快地,就要被高度的科技文明所替代尽尽了。这个,谁都知道,那是一种时代的真实,一种无以挽回的历史选择。

        在这里,就在我的手里,《民间之水》的诗人,开始借用诗写的方式,借用《诗经》的灵魂,借用陶渊明的田园风,将一掬掬清清凉凉的《民间之水》,恭恭敬敬地,奉献给一个文艺复兴的时代。《民间之水》的诗人,在他的集子里面灌注了他所有的心血,也将诗人把他对于热土的全身心的爱,捧在手心里,恭恭敬敬地,奉献给他的土地和人民。

         我,从想写点什么,到应该写些什么。主线在哪里? 民间的根在哪里?水的骨胳在哪里?水的灵肉在哪里?水的架构承载的是什么?更加重要的是,与其说的是诗集,还不如说,那就是我,一个读者,在歌者的镜像里,看见了一个怎样的自己。

       那, 就从对诗歌的虔诚开始吧。好的!
       于是乎,有一种排列在明处组合,有一条主线在暗处流动。
       于是乎,那棵老龙树开始讲述民间的故事,讲述民风民俗,讲述水的源头,讲述水的流动和水的博大。讲述那些不动的农具们,活络起来的耕作姿势。讲述那些庄稼们,是怎样行云流水般地穿透我。讲述那一江秋水,怎样涉过农人的肩头,在大地弥漫的神话。
       于是乎,我沉浸在儿时的憧憬里:

       我用过镰刀,
      下地收割过田里的庄稼,
      上山砍过坡上的柴火。

       我用过锄头,
       开挖过冬季里僵硬的泥土,
       播种过春天希望的种子。

       我用过石磨,
      当金黄色的玉米浆从石磨流进瓦罐里的时候,
      香香甜甜的玉米饼就已经开始和了满口的唾液吞咽着。

      年关里,
      石磨把豆腐的精致和米凉粉的细腻,
      统统安放在农人的餐桌上,
      使贫乏的年夜饭变成了儿童们最难忘的记忆。

        我同农耕,
        我同农具,
        我同农人,
        我同龙的种族们,
        融合了。

       我想说,中国的滇南,是农耕文明的一方净土。我想说,诗人的《民间之水》,是上上之善的一方净土。我想说,我儿时的记忆,是我纯真的一方净土。

       我还想说,世界真的很奇妙!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唯有在纯净纯善的田野里,播种下一粒源自于本然的热爱,也就是了。

       末了,你一定看到了什么?是的,我不是在写我,我的大篇幅的文字,自始至终也没有离开过关于《民间之水》的讨论。是为感。

         

附:
          三斤的诗歌 ——  
                                                  

                                                     那是一方净土

                                                                           

          


        
        (三斤2016年5月20日于四川绵阳)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