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乐

云在天空水在瓶

 
 
 

日志

 
 

(三斤原创)从名到名  

2014-06-07 10:55:30|  分类: 三斤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斤原创)从名到名
                                                               sanjinban 20140606

         昨天的心情随笔散乱在心情随笔里,
        我想还是把这散乱收拾起来,
         再给一正名,
         名正则言顺。

        把那些文字,
        从“心情随笔”提升到“随笔散文”的高度来。
        我想,这只需要换个环境。
       这么便宜的事,
       可能大伙儿早就知道,
       只是我,
       才知道。

          前天是前天,
             昨天是昨天,
            今天是今天。
            如果连这个都说不知道,
            那么,还能知道什么?

             太阳出来的时候比下雨的时候好将息,
             我说的是足底前端那块疣状物,俗名鸡眼。
            昨天下午4点过,
            有人打电话说鸡眼(此鸡眼非彼鸡眼)的事,
            或者有人要求你不要提俗名,
            或许说疣状物比较文雅些。

            昨天下午突然之间新生来的那块鸡眼(文雅一点,说疣状物),
           可以冷冻还是冷冻好些。
            心情随笔,
            可以轻松写。
            干嘛不写? 
            朋友告诉大家,
           只有保持诚实的人,
            才会轻松.
            于是乎,
            就毫不隐晦地,
            说心情,
            写随笔。
            写着写着,
            就轻松了。

            我一直在寻求一个相对高雅的名讳,
           三斤是有些俗.
            你可能会说,
            哪是有些俗,
           简直就是俗不可耐。
           你哪里能够知道呢?
           一个俗人也是可以附庸高雅的哈。
           那么咱们就从今儿个起,
           让三斤也略微高雅一点。
           那是从疣状物那儿得到的启示。
           说不定名讳高雅了,
           人也就高雅了呢!
          说了半天,
           还是赶快请出那高雅来—— 青松老。
           你会突然想起天山童佬。
           不对!
           天山童姥只能生长在天山,
           而青松老可以生长在天山,
           也可以生长在其他任何地方。
           这个,如果有异议,
          请举手,再发表意见,比较文雅一点。

            再强调一次,
           从今以后,
            别叫我三斤,就叫“青松老”。
            那样的话,
            我敢肯定,
           你,也一定会是,
           文雅的。
           更确切地说,
          会高雅起来。

            青松老。
            刚易名,
            还有些不习惯.
           对!叫几次,
            叫着叫着,就习惯了。
            我看这次这名,
            谁敢抢了去?
            五千年啊,
            说不定还不止这个数,
            文明古国,
            龙的传人,
            我——“青松老”,
            相信大家。

             咋样?
       我是问,
       对这些从散乱到聚会的文字的感觉呢?  
       回答是:
       没有什么感觉。
       于是我再问,
       从“三斤”到“青松老”的感觉呢?
       我仿佛看见,
       有人在窃笑.





(三斤2014年6月7日于四川绵阳)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