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乐

云在天空水在瓶

 
 
 

日志

 
 

【引用】(转载)《诗品》译释(17-24)  

2011-11-03 08:2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诗品》译释(17-24) 


 

 《诗品》译释(十七)委曲 


 

 

登彼太行,翠绕羊肠。杳霭流玉,悠悠花香。

杳霭流玉:杳霭,云气幽深。流玉,形容云气在半山坳像玉带一样缭绕流动。一说流玉系形容溪流如碧玉。

 

力之于时,声之于羌。似往已回,如幽匪藏。

力之于时,声之于羌:二句历来难解,注疏纷杂。一说时力为弓名,羌声为笛声,以弓形容曲折之形,以羌笛声形容委婉之姿。一说力指才力,时指时势,才力之施展因时势而定,或大或小,或轻或重,极尽曲折之妙。似往已回,如幽匪藏:二句分别形容“委”与“曲”的情致,上句说似前往而又折回,下句说似幽隐而又非隐藏,分别形容了委婉和曲折。

 

水理漩洑,鹏风翱翔。道不自器,与之圆方。

水理漩洑,鹏风翱翔:水理,水纹。漩洑,回旋起伏。鹏,《庄子·逍遥游》:“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遥而上者九万里”。鹏风,指盘旋而上的旋风。道不自器,与之圆方:不自器,不以某种具体形体来拘束自己。圆方,指事物或圆满或方,有不同形态。之,指万物。与之圆方,以万物之方圆为形体,即没有固定的格式。

 

[译文]

登上太行山,沿着那翠绿的曲折的羊肠小道。迷茫的玉带缭绕的山坳,又嗅到悠悠的花香。

它好像弓那样曲折,像羌笛那样委婉悠长。既前往又回转,像幽深又无所隐藏。

它像流水回旋起伏,像大鹏乘风盘旋而上。它的规律是不拘束于一种形体,或方或圆没有固定的格式。

 

[简析]

“委曲”的艺术风格,表现为委婉曲折、百折千回、纡曲萦绕、缠绵悱恻的阴柔之美。首四句,以极为生动的形象来展现一幅委曲之美的图画:沿着翠绿的羊肠道攀上高耸入云的太行,那里云绕山间、花香悠悠。这个比喻说明经过迂曲而达到美的境地。中间四句又用弓和羌笛作比喻,弓曲折才有力,羌笛声委婉而动人;似前进而又回转,似幽深而并不掩藏,作者的基本思想是忌直露而贵含蓄纡曲,这是符合形象思维的原则的,揭露了诗歌艺术的辩证法。末四句以流水回旋起伏,大鹏扶摇直上作比喻,说明委婉曲折没有固定的格式,不要受某一形体的拘束,而要从实际出发,随物赋形。

 

 

《诗品》译释(十七)委曲 - 林夕 - 夕林阁


《诗品》译释(十八)实境  

 


 

取语甚直,计思匪深。忽逢幽人,如见道心。

计思:构思,这里指诗的思想。道心:悟道之心。

 

清涧之曲,碧松之阴,一客荷樵,一客听琴。

 

情性所至,妙不自寻。遇之自天,泠然希音。

妙不自寻:妙境自成,非有意寻找可得。遇之自天,泠然希音:天,天机。遇之自天,得之于天。泠然,清和之声。希音,希有的声音。《老子》:“大音希声。”

 

[译文]

用语率直,构思不深。好像忽然逢到幽人,一眼就见到道心。

清涧之畔,碧松之荫,一人荷樵,一人听琴。

情性的流露,自成妙境。感兴得之天机,实境也成为珍奇的诗篇。

 

[简析]

“实境”,是对眼前真事真景的具体描写,至情至性的自然流露,是作者所见所闻的记实,在古代文学中题作即日、即时、即事、即景、杂兴等的作品,大都属于这一类。司空图在《与李生论诗书》中称这类作品为“题纪之作”,是“直致所得,以格自奇”,他说:“题纪之作,目击可图,体势自别,不可废也。”因为是直书自己的所见所闻把由视觉、听觉和直接感触的形象予以再现,无须进行艺术的概括和意境的露而不含蓄,如同忽然与人相逢,一眼就看明白其幽微的道心。中间四句,就是直书见闻,直接表达感兴,不加雕饰地描绘了一个画面:“清涧之曲,碧松之阴,一客荷樵,一客听琴。”荷樵、听琴是古代士大夫认为“风雅”的事,这个画面就被认为是优美动人的图景。像这样抓住优美动人的景象,即兴题诗,写出来就是所谓“实境”。作者认为,写“实境”,一定不要勉强,不要做作,如后四句所说:“情性所至,妙不自寻”,一任感情自然流露,使其自成妙境。

 

 

《诗品》译释(十八)实境 - 林夕 - 夕林阁

 

 

[另附]

志在高山,志在流水;一客荷樵,一客听琴

高山流水的典故!这是副对联讲俞伯牙遇知音事。俞伯牙,春秋时晋国大夫,楚郢都(今湖北江陵)人。修聘出使楚回来,游览故国山川,在汉阳江口得遇钟子期。《列子·汤问》:“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第二年,伯牙复往探望,子期已故。伯牙为谢知音,挥泪一曲之后,摔碎瑶琴,永不复弹。
这副对联上联讲俞伯牙(他“志在高山,志在流水”),下联讲钟子期,“荷樵”、听琴”,都是子期“一客”(一人)而已,因为他是樵夫(砍柴的),又是听琴知音者。(该故事在冯梦龙的《警世通言》里也有)!

 

《诗品》译释(十九)悲慨  

 


 

《诗品》译释(十九)悲慨 - 林夕 - 夕林阁

 

 

 

大风卷水,林木为摧。意苦若死,招憩不来。

大风卷水:大风掀起巨浪。卷,掀来。意苦若死,招憩不来:意苦若死,一本作“适苦欲死”。意苦,内心痛苦。憩,休息。

 

百岁如流,富贵冷灰。大道日往,若为雄才。

大道日往,若为雄才:大道日往,一本作“大道日丧”。大道,天道、自然之道,也可作世道。日往,日益沦丧。若为,何,奈何。雄才,有雄心壮志的才智之士。

 

壮士拂剑,浩然弥哀。萧萧落叶,漏雨苍苔。

壮士拂剑,浩然弥哀:拂剑,拔出剑。壮士拂剑,思有所为,但无可施展,只能浩然长叹。弥哀,充满悲哀。弥,满。

 

[译文]

大风掀起巨浪,树木被风摧折。内心痛苦像要死去,难得片刻安宁。

百年岁月如流水,富贵转眼似冷灰。世道日益沦丧,雄才大略的人也无可奈何。

壮士拔剑无可施展,慨然长叹有无尽的悲哀。只见秋风落叶萧萧下,漏雨滴苍苔。

 

[简析]

“悲慨”的艺术风格,表现为慷慨激昂、悲壮抑郁而荡气回肠的壮美,它有浓郁的抒情气氛和真挚、热烈的感人力量。在中国长期封建社会中,许多才智之士身世坎坷,志向难伸,因而慷慨悲歌,抒发积郁,创作了大量这类风格的诗篇。它们首先是诗人悲壮慷慨的思想感情的反映,是诗人的主观情志与现实尖锐矛盾的产物。司空图的这首诗,着重地刻划了“悲慨”的意境:“大风卷水,林木为摧。意苦若死,招憩不来”,以狂风怒吼、惊涛骇浪的场景,突出壮阔而又悲凉的气氛,衬托出痛苦孤寂的心境。情寓于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是构成“悲慨”意境的常用的表现方法。“壮士拂剑,浩然弥哀。萧萧落叶,漏雨苍苔”,与首句“大风卷水,林木为摧”相呼应,“壮士拂剑”,拔剑出鞘,自然可以想见一个充满壮志豪情的战士跃跃欲试的战斗要求,但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只有浩然长叹,心头无限悲痛。这些描写,构成了全诗慷慨悲凉的主调。



《诗品》译释(二十)形容  

 


 

《诗品》译释(二十)形容 - 林夕 - 夕林阁

 

 

绝伫灵素,少回清真。如觅水影,如写阳春。

绝伫灵素,少回清真:绝,极。伫,同贮,聚集、积存。灵,心灵。素,纯而不杂。灵素,精神纯净。绝伫灵素,聚精会神进行构思活动。少,少时。回,转回。清真,清晰真切。少回清真,少停之间,清晰真切的形象浮现眼前。

 

风云变态,花草精神。海之波澜,山之嶙峋。

 

俱似大道,妙契同尘。离形得似,庶几斯人。

俱似大道,妙契同尘:俱似大道,《庄子·知北游》“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妙契同尘,《老子》:“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意思是:大道涵蓄光耀,混同尘垢,无形无象,而又无处不在。妙,奥妙。契,符合。这两句是说:大道无所不在,与尘垢混合一起,不可以形迹求之;意思是要不求形似而求其神似。离形得似,庶几斯人:离形得似,即得其神似的意思。庶几,近于,差不多。斯人,指善于形容的人。

 

[译文]

摒绝杂念聚精会神,清晰真切的形象就浮现眼前。能够寻求水中倒影,能够描绘阳春美景。

风云变幻形态,花草各具精神,大海的波澜起伏,山的高岭危崖嶙峋。

大道无所不在,与尘垢混合难求形迹,不求形似而求神似,就可以说是善于形容的人。

 

[简析]

“形容”,指形貌、形相、形象,谈的是描绘艺术形象的问题。作者认为,在进行艺术构思时,必须“绝伫灵素”,即我们通常说的聚精会神,专心致志、精神高度集中,也是陆机《文赋》所说的“罄澄心以凝思,眇众虑而为言”。专心致志进入形象思维过程,不多一会便会浮现清晰真切的形象。下面六句,举出危崖等景象,它们姿态万千,都能够得到生动的表现。作者认为,事物姿态万千,变化无穷,描绘生动的艺术形象,不拘泥于形似,而力求神似。他从庄子哲学出发,认为“道”是事物的本源,它存在于万事万物之中,“俱似大道,妙契同尘”,要通过事物的表象去把握其内在的情性和精神境界,即所谓“离形”(脱离对形体的感性认识),“得似”(达到神形)。这样的艺术表现,不是描摹事物的表象,而是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创造出反映事物本质、含有至理的艺术形象。


《诗品》译释(二十一)超诣 
 

 


 

 

《诗品》译释(二十一)超诣 - 林夕 - 夕林阁

 


 

 


匪神之灵,匪机之微。如将白云,清风与归。

匪神之灵,匪机之微:匪,非。神,心神。灵,灵敏。机,天机。微,微妙。

 

远引若至,临之已非。少有道契,终与俗违。

远引若至,临之已非:引,招引。两句大意是:远远招引,好似相近。临近一看却又不是。这是形容超诣的意境可望而不可即。少有道契,终与俗违:少,少年。契,一本作“气”。俗,世俗。违,不合,背离。

 

乱山高木,碧苔芳晖。诵之思之,其声愈稀。

诵之思之,其声愈稀:《庄子·物外篇》:“言者所以在意,得其而忘言。”其声愈稀,渐渐听不到声音。

 

[译文]

不是心神灵敏,不是天机微妙,好像与白云作伴,乘清风归向太空。远远招引好似达到这个境界,可是它又在虚无缥缈之中。

少年时就妙合道心,长期修真而离俗超尘。看乱山中乔木耸天,踏着阳光映照的满地苍苔,一面吟诵一面凝思,渐渐消失了失音。

 

[简析]

“超诣”的艺术风格,表现为作品中具有超脱世俗,崇尚自然的隐逸情趣。

作者在这首诗里描绘了所谓“超脱”的意境。

前一半写的是神仙的虚无缥缈的境界:伴白云,乘清风,遨游太空,归向仙境。但是,这种羽化登仙的境界不是人为的努力所能达到的,“匪神之灵,匪机之微”,因此,这种境界“远引若至,临之已非”,它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司空图在这里宣扬的是道家的所谓“至人”、“道真同体”的玄学思想。后一半写的是隐逸山林的超诣境界。诗中的隐士从幼小起即慕道修真,以后终于超脱尘俗而遁迹山林,“乱山高木,碧苔芳晖”,他忘情于大自然的古朴肃穆的境界,浸沉于吟诵凝神之中,达到了《庄子·外物篇》所说的“得意而忘言”的忘我之境。

 

《诗品》译释(二十二)飘逸  

 


 


《诗品》译释(二十二)飘逸 - 林夕 - 夕林阁

 

 

 

 

落落欲往,矫矫不群。缑山之鹤,华顶之云。

落落欲往,矫矫不群:落落,形容举止潇洒自如。矫矫,形容出众的样子。缑山之鹤,华顶之云:缑山,在今河南省偃师县南,《列仙传》:“周王子乔好吹笙,作凤鸣,后告其家曰:‘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头。’及期果乘白鹤谢时人而去。”这里用王子乔乘鹤飞升的典故。华项,华山顶峰。华山,五岳中之西岳,在今陕西省华阴县南。

 

高人画中,令色絪缊。御风蓬叶,泛彼无垠。

高人画中,令色絪缊:高人,飘逸出众之人。画中,一本作“惠中”。令,善。令色,指高人的容颜。絪缊:形容烟、气很盛的样子,这句是说高人容颜的色泽有如元气絪缊,飘飘若仙。御风蓬叶,泛彼无垠:御风,乘风。蓬叶,蓬草之叶,体轻,随风飘飞万里。无垠,没有边界。

 

如不可执,如将有闻。识者已领,期之愈分。

如不可执,如将有闻:执,抓住。闻,有所领会。识者已领,期之愈分:领,领悟。期,求。分,分离。二句的大意是:欲识此境者,可以领悟于飘逸无形之中,如有意求之,则离此境愈远了。

 

[译文]

潇洒自如的行止,与众不同的风采,像缑山上乘鹤登仙,像华山顶峰的云彩。

像图画中高人的容颜,元气絪缊飘飘若仙,乘风驾着一片蓬叶,飘飘荡荡无边际。

飘逸的情境好像恍惚抓不住,又好像能够领会其中的精神。描绘飘逸的意境只能心领神会,执着于现实反而愈离愈远。

 

[简析]

“飘逸”的艺术风格,特色是表现飘洒闲逸的意境和情致。它和“超诣”的区别在于,“超诣”着重表现超脱尘俗的精神,“飘逸”则着重表现与众不同、飘飘若仙的情致。司空图描绘了想象中的高人高远而飘酒的风貌:他潇洒自如,好像要乘鹤飞入仙境,好像飘荡在华山顶峰上的浮云,真是一尘不染,出世超群。他甚至驾一叶蓬舟,无拘无束、无羁无阻地在浩瀚的太空遨游。末四句说:“如不可执,如将有闻”,这样的情境好像恍恍惚惚抓不住,又好像能够领会其中的精神。因此,他认为创造飘逸的意境只能心领神会,不能执着于现实。清·赵翼《瓯北诗话》评论李白的诗说:“(太白)诗之不可及处在乎神识超迈,飘然而来,忽然而去,不屑于雕章琢句,亦不劳劳于镂心刻骨,自有天马行空,不可羁勒之势。”这段话,可作为理解这四句的参考。

具有飘逸风格的作品在我国古典文学中是为数不少的,也出现了伟大的作家和伟大的作品。宋严羽比较李、杜风格时评论说:“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郁。”可以说“飘逸”是李白诗歌的主要风格。苏轼的《前赤壁赋》写道:“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空之茫然,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这一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不朽名篇,不正是描绘了飘逸的意境吗?


《诗品》译释(二十三)旷达  

 


 

《诗品》译释(二十三)旷达 - 林夕 - 夕林阁

 

 

 

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多。

 

何如尊酒,日往烟萝。花覆茅檐,疏雨相过。

何如尊酒,日往烟萝:尊,同樽,古代盛酒器。烟萝,指烟雾苍茫、萝藤遍野的幽僻之地。疏雨相过:疏雨,微雨。相过,偶相经过。

 

倒酒既尽,杖藜行歌。孰不有古,南山峨峨。

杖藜行歌:拄着藜杖,边走边歌。孰不有古,南山峨峨:熟,谁。古,故,死。南山,终南山。峨峨,形容高峻的样子。

 

[译文]

人生有百年,算来有几何!欢乐日子少,忧愁实在多。

何如携樽酒,前往烟萝处。鲜花覆茅簷,任微雨飘过。

饮尽樽中酒,拄藜杖行歌。人生谁无死,只有南山巍峨。

 

[简析]

“旷达”,指的是胸怀宽广,识见通达。也即通常所说的看破人情世理。作者描写旷达的意境,与曹操《短歌行》的意境是一致的。《短歌行》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以当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作者描写的也是这个内容:有感于人生短促,一切事物都逃不脱大自然的发展规律,自应对酒当歌,随遇而安。


《诗品》译释(二十四)流动  

 


 

《诗品》译释(二十四)流动 - 林夕 - 夕林阁

 

 

若纳水輨,如转丸珠。夫岂可道,假体遗愚。

若纳水輨,如转丸珠:水輨,水车。纳,容纳。水车纳水,即水车车水。丸珠,圆珠。二句都是形容转动不息,灵活自如。夫岂可道,假体遗愚:夫,那。道,说。假,借。体,指有形的具体事物。遗,给予。愚,这里指众人。高人隐士看众人是愚者。

 

荒荒坤轴,悠悠天枢。载要其端,载同其符。

荒荒坤轴,悠悠天枢:荒荒、悠悠,互文,形容空阔无际的样子。轴,地轴。天枢,天体转动的枢机。这里指天地转动不息。载要其端,载同其符:载,语气词。要,求。端,端绪。同其符,一本作“闻其符”。符,契机。

 

超超神明,返返冥无。来往千载,是之谓乎!

超超神明,返返冥无:超超,玄妙的意思。返返,往来不止。冥无,冥冥,幽深、深奥,神秘莫测。来往千载:千载不停地变化。

 

[译文]

像水车转动不息,像圆珠旋转自如,这精义怎么能说出来呢,只有借具体事物让众人知道。

广阔的大地转动,无际的天体运动,寻求天地的本源,才能领悟运动的奥秘。

玄妙的神明,运动不止而神秘莫测。变化千载不停,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啊!

 

[简析]

“流动”说的是天地万物、整个宇宙处于永不止息的运动之中,作者必须领悟万物运动变化的奥秘。在二十四品之中,这最后一品,谈的不是艺术风格,而提出作者的思想修养问题,以此结束全篇。

司空图吸取老庄思想和魏晋玄学,认为“道”是宇宙的本源,它是无处不在、变化不息的。在创作中也有精微的“道”。“夫岂可道,假体遗愚”,艺术风格的抽象的概念不易捉摸,所以他用具体的形象来表现它们。这是司空图《诗品》的特色。他认为诗人进行创作,道先是思想修养问题,在精神上达到与道同体,契合无间,顺应大自然,以天地为怀,随大化俱往,那么就会天然化成地写出能够表现事物的精致、具有象外之象,旨外之旨、意韵深长的好诗。

司空图在艺术理论上运用神秘玄学,意有逃避现实、脱离生活的主观思想。


唐 司空图《诗品》  

 


 
 

唐  司空图《诗品》 - 林夕 - 夕林阁

像册《诗词欣赏·平面制作》中可见大图

       

 

         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本是论述文学创作的“道”的,读罢亦觉与人生之“道”相吻合。作为百经之首的《周易》未曾细阅,在《诗品》中已见其精神端倪,恨未早识,更慨叹中国传统教育中的缺失……

       与道同体,契合无间,顺应自然,以天地为怀,随大化俱往,天然化成,……成象外之象,旨外之旨,其意韵深长……精神超越之……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