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乐

云在天空水在瓶

 
 
 

日志

 
 

【引用】(转载)《诗品》译释(9-16)  

2011-11-03 08:2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诗品》译释(9-16)

 

(九)绮丽  

 


 

《诗品》译释(九)绮丽 - 林夕 - 夕林阁

 


 

 

神存富贵,始轻黄金。浓尽必枯,淡者屡深。

神,精神、思想。富贵之气在于自然;而不在外表,绮丽在神而不在形,在神情上有真正宝贵气的人,是不看重堆金积玉的。

 

露余山青,红杏在林。月明华屋,画桥碧阴。

“露余山青”一本作“雾雨水畔”。

 

金樽酒满,伴客弹琴。取之自足,良殚美襟。

殚,尽,完全。美襟,美好的心怀。

 

[译文]

心里有宝贵,才不看重黄金。太浓艳必然无味,清淡的常常意味深。

山青露未尽,满林红杏花。月明照华屋,画桥绿荫里。

金樽美酒满,伴客弹琴瑟。此景能自足,尽情畅我怀。

 

[简析]

“绮丽”这种风格的特点,《诗品臆说》曾经解释过:“绮则丝丝入扣,丽则灿烂可观”,指的是辞藻妍丽,情致优美。它给予人们的美感与“纤秾”有些差异:“纤秾”是艳丽或浓艳;“绮丽”是雅丽或清丽。司空图认为,绮丽的风格不是雕饰华艳的文句,堆砌浮丽的辞藻,如同真正富贵的人自然而然地表现出富贵之气,是瞧不起堆金砌玉来装璜宝贵的。浓艳反而俗而无味,倒不如色彩清淡常常会意味深长。所以,绮丽的风格不在于辞句,而在于绮丽的意境。他接着画出六幅有绮丽意境的图画,它们都优美可爱,清而不艳,雅而不俗。李白《古风其一》说:“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这里说的绮丽,指的是魏晋南北朝以来风行的一种专门雕饰华美文彩的恶劣文风,与司空图在这里说的绮丽——清雅而明丽,是不同的。


(十)自然  

 


 

《诗品》译释(十)自然 - 林夕 - 夕林阁

 


 
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着手成春。

俯拾即是,不取诸邻:到处都是,可以随手拈来,不必取之于他人。诸,之于的合音。俱道适往:道家认为,“道”为自然之本源,俱道,顺随自然之道,也可以解释为顺应自然。适,舒适、惬意。往,前行。适往,可以解释为自由自在地写来。

 

如逢花开,如瞻岁新。真予不夺,强得易贫。

真予不夺,强得易贫:真正得到的东西不用去强求,强求来的东西容易失去。予,给予。贫,贫乏,无所有。

 

幽人空山,过雨采蘋。薄言情悟,悠悠天钧。

薄言情悟,悠悠天钧:薄言,语助词。情悟,领悟自然情趣。悟,一本作“晤”。天均,《庄子·齐物论》:“是以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金钧。”钧为制陶所用转轮,天钧言任天而行,像制陶掌管住转轮,可任意而为。一说天钧指自然均平之理,亦通。

 

[译文]

随手拈来不费力,不必到处去寻求。顺应自然任意行,挥手绘声绘色成春日景。

鲜花到时就开放,岁月四时自更新。真属于你的谁也夺不去,勉强得来的到了还是空。

幽隐之人居空山,漫步溪边采青蘋。领悟自然的奥妙,天道运行不息。

 

[简析]

“自然”的艺术风格,表现为作品具有真淳、质朴、天然之美。“自然”与“雕饰”相对,感情不矫揉做作,不雕琢辞句,不堆乇典故,而有充沛的感情洋溢其中,脱口而出,自饶情味。

首四句对“自然”风格作了形象的解释,“俯拾即是,不取诸邻”,自己的真情实感,不吐不快,所以写来不费力气,无须勉强、做作,按照自己的感受自然而然地写出来,就会“着手成春”。中间四句,从哲理的角度阐述了自然之美的丰富无穷,鲜花到时候就会开放,岁月运行四时常新,顺应自然本身,自会得到它蕴含的美。“真予不夺,强得易贫”,这一生活中的哲理,也是艺术的辩证法。末尾四句紧承上文,说明“自然”之美并不是信笔乱写能够得来的,你看:那隐居于深谷中的幽人那样地悠闲自得,撷美摘实,是由于他领悟了自然的奥妙,能与运行不息的天道合一。我们从这首诗里,抛开道家虚渺的词语,可以把握到其中合理的内核:要信笔写来,就能达到“自然美”的意境。


(十一)含蓄  

 


 


 

《诗品》译释(十一)含蓄 - 林夕 - 夕林阁

 


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难,已不堪忧。

语不涉难,已不堪忧:出语未涉患难,读来却令人痛苦不堪。

 

是有真宰,与之沉浮。如渌满酒,花时返秋。

是有真宰,与之沉浮:《庄子·齐物论》:“若有真宰而特不得其朕。”庄子所谓“真宰”,指主管一切而又无形无声的道。这里可理解为文中的主宰,即作者的思想感情。沉浮,起伏。如渌满酒,花时返秋:渌,同漉,滤。上句说满满的酒汁,要一点点往下滤。下句说花将开放时遇到秋之寒气则花开甚微。这里以滤酒和花开比喻含蓄。

 

悠悠空尘,忽忽海沤。浅深聚散,万取一收。

悠悠空尘,忽忽海沤:悠悠、忽忽,互文见义:悠悠,广阔悠远;忽忽,浩瀚无边。空尘,空中的微尘。海沤,大海中的水泡。浅深聚散,万取一收:郭绍虞注:“尘与沤之浅深聚散,形形色色,博之虽有万途,约之只是一理,要均归于含蓄而已。”

 

{译文}

不用一个明显的字眼,却表达了极致的风韵。没有一句话说到个人忧难,却让人感到痛苦不堪。

这是因为作者的思想感情,在这些文字中波澜起伏。如同满满的酒汁总是一滴一滴滤出,花苞遇到寒气不能一放无余。

广阔天空中的微尘,浩瀚大海里的泡沫,或深或浅时聚时散,从万种现象中取其一点。

 

[简析]

“含蓄”的艺术风格,是司空图所理想的“韵外之致”、“味外之旨”的艺术境界。“不著一字,尽得风流”,是对含蓄风格的形象化的解释。清王士祯《带经堂诗话》说:“表圣论诗,有二十四品,予最喜‘不著一字,尽得风流’八字。”他又进而解释:

      “或问‘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之说,答曰:‘太白诗: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高望秋月,空忆谢将军。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去,枫叶落纷纷。’襄阳诗:‘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泊舟寻阳郭,始见香炉峰。常读远公传,永远尘外踪。东林不可见,日暮空闻钟。’诗至此,色相俱空,正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画家所谓逸品是也。”

《四库全书提要》说他“取其”‘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二语以为诗家的极则,“含蓄”是诗品中最高的艺术境界。所谓“不著一字”孙联奎《诗品臆说》解释说:“纯用烘托,无一字道著正事,即‘不著一字’,非无字也。不著一字,即‘超以象外’,尽得风流,即‘得其环中’。”含蓄,就是在文字之外蕴藏着思想感情,言已尽而意犹未尽。

在末尾四句,司空图谈了含蓄的技巧,这就是从或深或浅、时聚时散的满空浮尘、满海泡沫中“万取一收”,即万中取一,一中见万,从纷纭的生活现象中取其精华,就会语言精炼而含义深厚,以少胜大,称小指大。这样谈含蓄的风格,实际上已接触到艺术的典型化问题。

 

(十二)豪放  

 


 


《诗品》译释(十二)豪放 - 林夕 - 夕林阁

 

 

 

观花匪禁,吞吐大荒。由道返气,处得以狂。

观花匪禁,吞吐大荒:观花匪禁,历来解释不一。一说有好花则去观赏,不问主人允许与否;一说禁指宫禁,在禁宫看花是豪放行为;孙联奎《诗品臆说》说花当作“化”,谓洞悉造化,匪禁,为略无滞窒之意。大荒,海外广漠之域。两例都是具体形容气势豪放。由道返气,处得以狂:道家认为道是宇宙本体,气由道产生。返,变换的意思,处,处处。得,自得。狂,狂放。

 

天风浪浪,海山苍苍。真力弥满,万象在旁。

真力弥满,万象在旁:真力,道家认为是大钧造物者神化之力,得道者,其精神与道(真)同体,其真力自然充满于胸中。此时万种物象尽入眼底,所以说“万象在旁”。

 

前招三辰,后引凤凰。晓策六鳌,濯足扶桑。

前招三辰,后引凤凰:三辰,日、月、星。凤凰,《说文》:“凤,神鸟也。凤之象也,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暮宿丹穴,见则天下安宁。”晓策六鳌,濯足扶桑:策,鞭策。六鳌,大龟;《列子·汤问篇》:“尤伯之国有大人一钓而连六鳌。”扶桑,古代神话中的神树,《十洲记》:“扶桑在大海中,树长数千丈,一千余围,两干同根,更相依倚,日所出处。”故以“扶桑”指太阳初升的地方。

 

[译文]

洞悉宇宙的造化,气吞广漠的大荒。由道化生为气,处处狂放不羁。

天空的风滚滚长驱,高山大海苍茫崔嵬。非凡的力量充沛于胸内,万种物象出现于眼前。

前面招来日月星,后面引来凤凰。清晨鞭策着六鳌,洗足于太阳初升的地方。

 

[简析]

“豪放”的艺术风格,表现为感情激扬,气魄宏大,属于阳刚之美。读这样风格的诗作,使人感到有一种豪迈的气势和精神力量,恢宏志气,胸襟开阔,豪情满怀。杨延芝《诗品浅解》说:“豪迈放纵。豪以内言,放以外言。豪则我有可盖乎世,放则无物可羁乎我。”这是说,豪是作者内在的感情,放是表现于外,因而,作者的胸怀广阔,感情奔放,是构成豪放风格的首要因素。诗人的气魄宏大,高瞻远瞩,才能写出叱咤风云、气吞山河的诗。在表现手法上,为了表达豪纵奔放的思想感情,突出雄伟高大的不同凡俗的形象,大多不受现实的束缚,运用想象、奇幻、夸张的艺术手法,具有浓烈的浪漫主义色彩,它们的意境创造,又常常吸取神话传说中的素材。司空图的这首诗,描写的形象翘首天外,气吞八荒,天风滚滚,蓬莱苍茫,他活动的场所够广阔的了,气势够雄伟的了;他前招三星,后引神凤,骑东海的巨鳌,到扶桑去濯足,这些意境够壮丽、够奇幻的了。全诗鲜明地突出了一个豪气凌空,出世逍遥的神仙般的浪漫主义形象。


(十三)精神  

 


《诗品》译释(十三)精神 - 林夕 - 夕林阁

 

欲返不尽,相期与来。明漪绝底,奇花初胎。

欲返不尽,相期与来:两句意思含糊,历来难解。一说:返,收敛。期,求。两句大意是说精神想收敛也是收敛不尽、敛藏不了的,总是要在人的活动中表现出来。一说:欲返不尽者指精聚于内,求之觉其有不尽之蕴;相期于来者指神见于外,心意于之相期则神与之俱来。一说:返,指复其天然本性,不尽,言与道同体,与化俱往,与自然大化。二句的大意是表明与道真同体,随大化俱往、复归自然的最高精神境界。明漪绝底,奇花初胎:漪,水纹。绝底,极底。初胎,花刚放苞。二句比喻精神清明如明彻见底的水潭,含苞待放的花,形容精神清明饱满。奇花,珍奇的花。

 

青春鹦鹉,杨柳池台。碧山人来,清酒满怀。

青春鹦鹉,杨柳池台:青春,阳春。鹦鹉在阳春振翼欲飞,绿色的杨柳掩映着池塘亭台,均别致明媚,绰约有姿。碧山人来,清酒满怀:碧山,隐居之深山。来,指造诣。清酒满怀,指以酒待宾相对酌饮。

 

生气远出,不著死灰。妙造自然,伊谁与裁?

生气远出,不著死灰:生气,蓬勃生长的气势。死灰,死气。妙造自然,伊谁与裁:妙,指文思而言。造,达到。伊,与,语助词。裁,裁度。妙造自然,精美的文思与自然同化。伊谁与裁,谁制作的呢?意思是说:不是人工所能制作的。

 

[译文]

精的含蕴不尽,总是会表现神采。清时像水潭明彻见底,饱满像奇花含苞待放。

阳春下鹦鹉振翼思飞,杨柳掩映着池塘亭台绰约多姿。深山的隐者来访,对酌清酒满怀。

诗蕴含蓬蓬勃勃生气,不能像死灰毫无精神。精美的文思是与自然同化,不是人工所能制作成功。

 

[简析]

“精神”,说的是作品中要具有一种生气。人没有精神,就如同槁木;文章没有精神,就如同死灰。像清澈见底的流泉那么明净,像含苞待放的奇花那么饱满,作品要写得清明、饱满、活泼,精神充沛。司空图创造了一个生气盎然的完美意境:阳春万物复苏,巧语的鹦鹉振翼欲飞,杨枝柳丝轻轻飘荡,绿荫中露出一角亭台池塘,更显得娇婀多姿、春光明媚;这时碧山来人,喜之不胜;对酌对饮,倍觉欢欣。栩栩如生的明丽形象,丰约多姿的语言,生动丰富的想象,这些是构成作品生气的主要因素。怎样才能写得有“精神”呢?作者提出的方法是生动和自然。只要有真思想、真感情,任其至情至性自然流露,作品中就能有真精神,使人感到清新、自然,充满生气。


(十四)缜密  

 


《诗品》译释(十四)缜密 - 林夕 - 夕林阁

 

 

是有真迹,如不可知。意象欲出,造化已奇。

是有真迹,如不可知:真,指自然变化之道。是有,有。不可知,难以把握。意象欲出,造化已奇:意象,意境形象。意象欲生,一本作意象欲出。造化,自然界之巧妙变化。

 

水流花开,清露未晞。要路愈远,幽行为迟。

晞,晒干。要路愈远,幽行为迟:要路,重要的大道。幽行,在幽径步行。迟,迟缓。

 

语不欲犯,思不欲痴。犹春于绿,明月雪时。

语不欲犯,思不欲痴:犯,触,前后重复。痴,呆板。

 

[译文]

自然变化之道的确存在,只是难以把握。意境形象栩栩如生,自然界巧妙的变化多么新奇。

像水流,像花开,叶上清露未曾干。越是紧要的地方越是要使它显得眇远,好像走在幽径上那样曲折迟缓。

语言前后不能重复,思想不要呆板,像春天原野一片绿,明月照积雪一片白。

 

[简析]

“缜密”的“缜”,意思是细致;“密”,意思是精密;“缜密”,指作品抒写的感情细腻熨帖,语言精致绵密。运用缜密的艺术手法,有助于创造出生动、逼真的形象。诗的首四句,提出自然之美是无限丰富的,显示了大自然的奇妙,人们很难把大自然之美完全表现出来。其次四句,作者具体地描绘了缜密的境界:溪水波纹粼粼,花开瓣瓣层次分明,阳光下的露珠欲干未干,在远离大地幽深的小径上漫步行走,欣赏沿途风光。这样的描写是细致绵密的,也表现了作者精致的观察和细致的感情。作者认为,要形成缜密的风格,在写作方法上还要注意避免“语不欲犯,思不欲痴”的弊病,语言不可前后重复,内容不要板滞,做到精炼和生动,像春天的原野一片翠绿没有杂色,像明月照积雪那样光明而纯净。


(十五)疏野  

 


惟性所宅,真取弗羁。拾物自富,与率为期。

惟性所宅,真取弗羁:宅,居处。《说文》段注:“凡物所安皆曰宅。”引申这寄寓寄托。真,本性。弗羁,不约束。拾物自富,与率为期:拾物,一本作“控物”。拾,收取、采取。自富,自足。率,直率、率真。期,要求。

 

筑屋松下,脱帽看诗。但知旦暮,不辨何时。

时,指朝代纪年。

 

倘然适意,岂必有为。若期天放,如是得之。

天放:天然放浪,即任其自然的意思。

 

[译文]

写作为了寄寓思想感情,就要任随本性不加约束。大自然的素材丰富多彩,要以真纯为创作的要求。

在松树下建筑茅屋,不整衣冠一心看书。只知道天亮天黑,不管它哪年哪月。

但求一时符合心意,哪里一定有什么目的。只要能够任其自然就能有疏野的风格。

 

[简析]

“疏野”艺术风格的特点,是疏略简易,质朴天然,从作品的精神内容到语言形式,一任自然,质直少文,朴实无华。给人以脱略、率真的美感。作者认为,真纯是对文学创作的重要要求,而“疏野”风格的实质就是真纯,倜傥疏宕,不雕不饰,有乡野风味。在首四句,作者强调创作时要一任自然,因为生活本身是丰富多彩的,从其中选取一点就可以成为生动的文学作品。其次四句,具体地描绘“疏野”的意境:“筑屋松下,脱帽看书”,在松树下建筑茅屋,脱略形迹,不拘礼法,坦然自处,甚至“但知旦暮,不辨何时”,连如今是何年何日都不过问。作者在这里塑造的合乎理想的“疏野”的人物,还是那个超尘拨俗、强调个性自由的人物,也正是作者自己的影子。末四句,作者继续在这个具有“疏野”性格的人物身上寄托自己的理想:放任自由,只求一时适意,恬静自乐,不求有所作为,不受世俗的束缚。

 

 

《诗品》译释(十五)疏野 - 林夕 - 夕林阁

 

《诗品》译释(十六)清奇  

 


 


《诗品》译释(十六)清奇 - 林夕 - 夕林阁

 

娟娟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满汀,隔溪渔舟。

 

可人如玉,步屟寻幽。载行载止,空碧悠悠。

可人如玉,步屟寻幽:可人,可意的人。屟:木板拖鞋。寻幽,观赏幽静的景色。载行载止,空碧悠悠:载行载止,边走边停,走走停停。载,发语词。空碧,天空澄碧。悠悠,不尽貌,寥廓无际。

 

神出古异,淡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气之秋。

神出古异,淡不可收:神,指神情气韵。古异,高古而奇异。淡,淡泊。不可收,指其深远不可尽收眼底。

 

[译文]

秀丽的松林之下,有潺潺流动的清溪。晴日下积雪的汀洲,溪对岸信泊一只渔船。

那可人洁莹如玉,踏着木屐观赏幽静的景色。他边走边看,走走停停,望着寥廓无际的澄碧的天空。

神情气韵高古不凡,情致淡泊深湛。好像拂晓的月色那样疏远,有如秋气那样清澈爽凉。

 

[简析]

“清奇”的艺术风格,表现为清远闲淡幽静之美。“清”,与俗浊相对而言;“奇”与平庸相对而言。这样的诗,诗意新颖,语言秀丽,有清新的意境和淡泊的情趣。以王维、孟浩然、韦应物为代表的田园山水诗派的诗,多表现一种超凡绝俗的艺术风格。为了说明这种风格,司空图描绘了“清奇”的境界。前四句描写一个极其清秀幽丽的景象:“娟娟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满汀,隔溪渔舟。”立意新颖,形象明丽,又透露出远离尘俗的清冷之气。中间四句,描写了在这样清幽境地中的“可人”的形象,其人温润洁莹如玉,他踏着木屐寻幽,潇洒出尘;边走边看,走走停停,多么闲适自如。这样一个远离尘寰、闲去野鹤般的人物,是诗人理想的对象。末四句进一步描写这个“隐士”的精神世界,歌颂他情趣的淡泊和寄寓的高远。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